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旷野飞燕的网易博客

零落成泥碾作尘, 只有香如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文字爱好和平的自由写手…… 用我的眼睛寻找美丽,用我的网络传送给你! 本人笔名:旷野飞燕。 我的新浪博客是《旷野飞燕》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ufangmeizi 感谢阅读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《柳林偷生》三、柳湘莲进道观(作者:旷野飞燕)  

2013-03-19 19:41:2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当我打开林黛玉给我的《柳林偷生》的时候,我的身体就开始从云层里往下滑落,我一手拿着书,一手拿着笔,耳边响着呼呼的风声。转眼之间,林黛玉不见了,天宫消失了,留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大宅门。大宅门依山而建,山上苍松翠柏,百鸟鸣叫;大宅门的旁边有泉水清澈绿杨翠柳,大宅门的前边有窄窄的小道,小道上生长着奇花异草,“好美的一处自然美景啊!”我在心里感叹起来,又疑惑起来,“这又是什么地方啊?天上还是人间?是人间吗?为何不见人呢?是天上吗?为何不见神仙啊?”

正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,山峰上面几个石刻的大字映入我的眼帘:“大荒山无稽崖”,再看大宅门的上方也有一行大字“无稽县衙”。门的两边也有上下对联,上联是:无才补天落尘世;下联是:有志救民福齐天。

看到这些后我的心里有些乱,这是怎么回事啊?我怎么竟然看到古代的县衙啦,算啦,我暂且不去问那些是是非非,我先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,看林黛玉给我的书吧,说不定她马上又要讨回去了。

于是,我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仔细地读了起来,这可真是一个奇书,我刚刚看到第一章:柳湘莲进道观,这样几个字,那书的内容就随着书页活动起来,就如同电视剧一样,清晰明白:

只见:

柳湘莲作揖告辞出来,心中想着要找薛蟠,一则他病着,二则他又浮躁,不如去
要回定礼。主意已定,便一径来找贾琏。贾琏正在新房中,闻湘莲来了,喜之不尽,
忙迎出来,让到内堂,和尤老娘相见。湘莲只作揖,称“老伯母”,自称“晚生”,
贾琏听了诧异。吃茶之间,湘莲便说:“客中偶然忙促,谁知家姑母于四月订了弟
妇,使弟无言可回。要从了二哥,背了姑母,似不合理。若系金帛之定,弟不敢索
取;但此剑系祖父所遗,请仍赐回为幸。”贾琏听了,心中自是不自在,便道:“二
弟,这话你说错了。定者,定也,原怕返悔,所以为定。岂有婚姻之事,出入随意
的?这个断乎使不得。”湘莲笑说:“如此说,弟愿领责备罚,然此事断不敢从命。”
贾琏还要绕舌。湘莲便起身说:“请兄外座一叙,此处不便。”
  那尤三姐在房明明听见。好容易等了他来,今忽见返悔,便知他在贾府中听了
什么话来,把自己也当做淫奔无耻之流,不屑为妻。今若容他出去和贾琏说退亲,
料那贾琏不但无法可处,就是争辩起来,自己也无趣味。一听贾琏要同他出去,连
忙摘下剑来,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后,出来便说:“你们也不必出去再议,还你的定
礼!”一面泪如雨下,左手将剑并鞘送给湘莲,右手回肘,只往项上一横。可怜:
揉碎桃花红满地,玉山倾倒再难扶!
  当下唬的众人急救不迭。尤老娘一面嚎哭,一面大骂湘莲。贾琏揪住湘莲,命
人捆了送官。二姐儿忙止泪,反劝贾琏:“人家并没威逼他,是他自寻短见,你便
送他到官,又有何益?反觉生事出丑。不如放他去罢。”贾琏此时也没了主意,便
放了手,命湘莲快去。湘莲反不动身,拉下手绢,拭泪道:“我并不知是这等刚烈
人!真真可敬!是我没福消受。”大哭一场,等买了棺木,眼看着入殓,又抚棺大哭
一场,方告辞而去。
  出门正无所之,昏昏默默,自想方才之事:“原来这样标致人才,又这等刚烈!”
自悔不及,信步行来,也不自知了。正走之间,只听得隐隐一阵环佩之声,三姐从
那边来了,一手捧着鸳鸯剑,一手捧着一卷册子,向湘莲哭道:“妾痴情待君五年,
不期君果冷心冷面。妾以死报此痴情。妾今奉警幻仙姑之命,前往太虚幻境,修注
案中所有一干情鬼。妾不忍相别,故来一会,从此再不能相见矣!”说毕,又向湘
莲洒了几点眼泪,便要告辞而行。湘莲不舍,连忙欲上来拉住问时,那三姐一摔手,
便自去了。这里柳湘莲放声大哭,不觉处梦中哭醒,似梦非梦,睁眼看时,竟是一
座破庙,旁边坐着一个瘸腿道士捕虱。湘莲便起身稽首相问:“此系何方?仙师何
号?”道士笑道:“连我也不知道此系何方,我系何人。不过暂来歇脚而已。”湘
莲听了,冷然如寒冰侵骨。掣出那股雄剑来,将万根烦恼丝,一挥而尽,便随那道
士,不知往那里去了。

这不正是曹雪芹原版红楼梦,第六十六回《情小妹耻情归地府 冷二郎一冷入空门》吗?看到此,我的心里焦急起来,柳湘莲随那道士去哪里了?红楼梦看了几百遍都不知道,今天可巧了,可以看看柳湘莲的归处了,于是我接着往下看去。

只见柳湘莲和那道士一直往前走,他们穿过一条大路,走过几条小路,跨过数条小溪,爬过无数的荒山,在一座署名为“济世道观”的门前停住了脚步。那道观层楼叠榭、碧瓦朱甍真是宏伟壮观!

“我走啦!”瘸腿道士径直朝道观里走去。柳湘莲跟着他就往里走,谁知他刚走到大门口就被两个道童拦住了,“哪里来的‘俗物’?”两个道童对着柳湘莲呵斥道。

“我?我?我是跟着他一起来的啊?怎么会不让我进呢?”柳湘莲纳闷:“难道我连空门也入不得吗?”

“你跟他一起来的吗?他是何人啊?”道童问道。

“我不知道啊……”柳湘莲窘迫地说:“我在破庙里遇到了他就跟着他来了啊!”

“哈哈……”两个道童笑的前仰后合,笑毕他们偷偷地说:“都说是冷二郎,我看也不过如此吗,没有什么特别的啊,一般般的俗物而已!”另一个说:“也是,为一个女人气成这样,少见!难怪我们师傅要我们接待接待呢。”“是啊,赶紧按照师傅的意思领他去‘悔悟室’吧?”另一个说:“对,对!我差点忘了。”两个道童停止了窃窃私语后,转过脸对着柳湘莲说:“走吧,冷二郎!”

“嗯。”柳湘莲答应着跟道童进了济世道观的大门,两个道童直接把他带到了道观里的悔悟室。一个道童说:“你且在这里反思反思,再去拜见我们的真人大仙吧!”说着把柳湘莲推进悔悟室,转身走了。

柳湘莲稀里糊涂地来到这里,看着这么一间奇怪的房子,神情有些麻木地立在那里,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?该想什么?他的眼睛瞟了一下墙上的道观规章,成佛戒律,无非是绝情,绝色,绝欲念!一章章,一条条写的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……他好像一点点都不惊奇,他只有疲惫!走了那么远的路,脚腿酸痛!当他的目光接触到那张破旧的床铺的时候,身体就不由自己住地倒了过去,眨眼之间就打起了“呼噜”声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4)| 评论(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