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旷野飞燕的网易博客

我在等你,却等来一个繁华的世界!我醉了,若无欲无求,人间到处都是完美的风景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文字爱好和平的自由写手…… 用我的眼睛寻找美丽,用我的网络传送给你! 本人笔名:旷野飞燕。 我的新浪博客是《旷野飞燕》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ufangmeizi 感谢阅读!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 你真的会背单词吗?   

2015-11-03 07:12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汉语词汇的构成,倚重组合,依据单字、词语的重新排列组合,表达新的概念。新概念中总会包含旧有的、熟悉的元素。英文(很多其他语言也一样),也有词根词缀,但能依据的旧有元素有限。从词源上看,作为一门开放的语言,英语的来源众多,一个会多门语言的人自然会融会贯通,举一反三,但这种人也不是本文的阅读对象。对普通人来说,英语词汇的来源和构成方式防不胜防。每出现一个新的概念就出来一个新的单词。这么下来,英文词汇量很大。英文词汇量将近百万,是德语、法语的五到十倍(Elliott and Valenza, 2011)。

词汇量大小直接影响阅读和其他方案的学习和沟通能力。词汇量大小真的会造成“输在起跑线”上的情形:即便在幼儿园,词汇量大的儿童在学习上、行为上一般都会有更好的表现(Morgan, Farkas, Hillemeier, Hammer, and Maczuga, 2015)。对于成人来说,词汇量大,描述精确,语言丰富,有助于在其他领域的发展。如今大部分白领工作,都需要良好的口头和书面表达能力。

可是背单词也真不是死记硬背的事。我这几年关心学习策略,对这个话题格外留了些心,不如将我观察或了解的情况分享如下。

1. 增加接触机会。大家不要以为只有国内学英语才背单词。在美国小孩学英语,也照样背单词。这个功课将持续一生。我们小孩很小的时候,老师就有word wall words的做法:把新词贴墙上,让小孩回家记,回头有单词测验。这种把单词贴在教室里到处都是的做法,有的人称之为“flooding vocabulary”(词汇潮)(Brabham, Buskist, Henderson, Paleologos, and Baugh, 2012),为的是有意无意增加接触机会。不管你处于英语学习的什么阶段,不管你有无工作,平时要多创造机会,有意地学习新单词。

2. 词汇量扩大要用心,“捡”是捡不起来的。我们以为学语言靠的是环境。到了语言环境里,语言不必用心去记,周围到处都是,捡(pick up)起来就是。这个说法的荒谬,约等于说股市里钱有的是,一进交易所就会发财。有国内学者从未出国,但词汇量极大,语言也非常优雅,这都是学出来的。如此相映成趣的是,不少人到美国多年,语言却没有多大进步,就是以为浸泡能泡出名堂来—— 那得看泡的是顽石还是海绵了。

3. 阅读和词汇相辅相成。常有人在讨论,要不要通过阅读方法扩大词汇量。有人认为这能造成深层记忆,有人认为方法低效。我觉得不必讨论是阅读还是去单词,这不是二选一的问题。二者应该并驾齐驱。单词的积累和阅读量之间存在马太效应,亦即“《马太福音》第25章第29节中说的:“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,叫他有余;凡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。”阅读量越大,词汇量越大。词汇量越大,能阅读的材料就越多 (Duff, Tomblin & Catts),外语就这样被你征服。相反,词汇量小,能看的材料就少,能看的材料少,接触新词的机会就更少,外语就这样把你征服。

4. 选择合适的阅读材料。阅读材料应该稍微超越自己的水平,但是不要超出太多。这个度不好掌握。我想一个检验的标准,是我们感到受到了挑战,但是不至于失去阅读本身的乐趣。太容易或是太难,都会伤害学习动力。人的阅读选择,很大程度上决定他的教育水平。如果我们常常阅读针对大众定制的微信公众号文章,词汇量是涨不起来的。比如到了我们这个年龄阶段,要想词汇继续扩展,必须阅读在词汇的收集和应用上创新不断的《时代周刊》、《纽约时报》等材料。当然,如果水平不到,可以阅读《读者文摘》之类的英文刊物。如果这一切都需要翻墙,可以选择其他程度合适的材料。如今学习资源非常丰盛,材料不是问题。态度是问题,比如懒惰、厌学、畏惧或是过于冒进等。

5. 不要太依赖听说法扩大词汇量。过去三十年来,我觉得中国英语学习走过的一大弯路,是过于依赖听说教学的方法,以避免“哑巴英语”。口语中使用的词汇,通常远远低于阅读和写作中使用的词汇。阅读材料中人们有机会深思熟虑地选择自己的用词,用错的,还有一个编辑、修改的过程。为了阅读体验的丰富,写作者也会用不同词汇表达同样的概念。在阅读当中,遇到新词我们也可以停下来查一查。词汇量的学习有助于阅读和写作的教学,反之亦然,重视阅读和写作,也能够帮助词汇量的扩大。

6. 翻译方法可适度使用。翻译方法适度使用,可以增强词汇的准确性,也有助于词汇量扩大,但是如果使用过量,以翻译方法为主,忽略记忆练习,对于词汇量扩大作用有限(Saz, Lin & Eskenazi, 2015)。我多年从事翻译,这项工作好处是能深入了解词语内涵、外延和用法。不过有些单词接触只有一次,查过翻过然后就错过。还是需要retrieval practice, 也就是蓄意去记忆。出了回顾之外,对某些单词的反刍,也有助于记忆。我通过翻译记住一些表述,大多是翻完之后,根据它们写过一些豆腐块文章。我在《英语:恶作剧抑或真理》一书中记录的一些表述,如ward heeler,后来怎么也忘记不了。毕竟在写这些小文章时曾反复把玩。

7. 混个脸熟不管用,回顾才能记牢。Barcroft(2015)的所做的试验中,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英语学习者被要求学习新的英文单词。生词分别在阅读中出现三次,在实验组的学习材料中,生词第一次出现时,标出了译文。而在对照组,三次出现时,每一次都标出了译文,结果实验组的词汇量扩大比对照组高51%. 换言之,简单重复的混个脸熟是行不通的。适度的回顾(retrieval)对于词汇量帮助更大。如果看到“面熟”的单词,应该逼迫自己去回忆一下再去查,这样能帮助记忆。查阅后不要丢掉,利用小本子或是网上词汇本,随手记录下来,回头去温习一下,也有助于记忆。需要注意的是,阅读中频繁查词,会影响阅读快感和进度,因此必须选择合适难度的阅读材料,不要太过困难或简单,在阅读和记单词之间保持适度平衡。

8. 重复着记,间隔着记,穿插着记。《粘得住的学习》一书中指出,最为高效的练习,是间隔的(spaced)、插花的(interleaved)、重复的(repeated) (Brown, Roediger, and McDaniel, 2014)。在间隔时间一致的情况下,将一批单词分组,或是不分组,效果差别不大。复习的间隔时间比单词的分类更为重要。(Nakata & Webb, 2015) 不要将单词分成不同类别,“物以类聚”地去记忆,这种记忆是不真实的,因为实践中单词不能像国庆阅兵一样,一个方阵一个方阵上,而是交叉出现,所以杂乱一些一起记,还好一些。另外,不要花太多时间集中练习,而是有所间隔,亦即在忘却之前立刻再去复习。Duolingo的设计,就是将不同语言元素穿插着让学习者去记,而不是分门别类一组一组来。这是中国英语学习中的一个大忌,比如学完了一般现在时,做到尽善尽美了才学现在进行时。这属于同质练习(massed practice), 效率极其低下。

9. 利用技术工具。如今很多技术工具,对于单词记忆非常有帮助,比如Quizlet, 可以帮助记忆,并让学习者做各测验。还有一种iPad/iPhone应用叫Brainscape, 能通过颜色表识,“学习”我们的学习进程,比如对于我们已经熟悉的单词就不再展示。这些工具还可以让学习者搜索特定的单词库,让人对于已有的单词库(比如GRE词汇),不必另起炉灶自己建库,而是可以直接使用、改编已有的词库。利用很多这样的移动工具,学习者可以利用零碎时间,随时随地学习。

我先说这几点,我相信这一定是抛砖引玉。其他读者一定会有更多的好办法。欢迎在评论中提供反馈。

参考资料:

1. Barcroft, J. (2015). Can Retrieval Opportunities Increase Vocabulary Learning During Reading?. Foreign Language Annals,48(2), 236. 
2. Brabham, E., Buskist, C., Henderson, S. C., Paleologos, T., & Baugh, N. (2012). Flooding Vocabulary Gaps to Accelerate Word Learning. Reading Teacher, 65(8), 523-533. 
3. Brown, P. C., Roediger, H. L., & McDaniel, M. A. (2014). Make it stick.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.
4. Duff, D., Tomblin, J. B., & Catts, H. (2015). The Influence of Reading on Vocabulary Growth: A Case for a Matthew Effect.Journal Of Speech, Language & Hearing Research, 58(3), 853-864 12p. 
5. Elliott, W. E., & Valenza, R. J. (2011). Shakespeare’s vocabulary: did it dwarf all others?. Stylistics and Shakespeare’s Language: Transdisciplinary Approaches, 34-5⒎.
6. Morgan, P. L., Farkas, G., Hillemeier, M. M., Hammer, C. S., & Maczuga, S. (2015). 24‐month‐old children with larger oral vocabularies display greater academic and behavioral functioning at kindergarten entry. Child Development, 86(5), 1351-1370. 
7. Nakata, T., & Webb, S. (2015). Does studying vocabulary in smaller sets increase learning?: The effects of part and whole learning on second language vocabulary acquisition. 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, doi:10.1017/S0272263115000236
8. Saz, O., Lin, Y., & Eskenazi, M. (2015). Measuring the impact of translation on the accuracy and fluency of vocabulary acquisition of English. Computer Speech & Language, 3149-64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