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旷野飞燕的网易博客

吾今飘在求知路, 狂想苦思慢作书。 能为文坛添新色, 不怕红颜化枯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起点中文网作家!我的作品:《哪一个会是你》 《花神护苍生》 《村里有个老妖精》 《真假孩爸》 《狗娃》…… 用我的眼睛寻找美丽,用我的网络传送给你! 本人笔名:旷野飞燕。 我的新浪博客是《旷野飞燕》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ufangmeizi 感谢阅读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《真假孩爸》五、高堂错爱(作者:旷野飞燕)  

2016-06-29 18:52:07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迎着夏日的狂风,荣大蒜感觉浑身冰冷,仿佛这个夏天一下子被冬天取代了一样,让他过早的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流!是的那寒流来至于他的内心世界,他感觉浑身冰冷,那是因为他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暖了!荣大蒜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家里,说是自己的家,可能只能是暂时的说说了,也可能在不久的几天里这个家里就没有了他的位置了!他寒心啊!他寒心他的命运怎么会这样子的惨!他拍打着自己的胸脯说:“这能怪谁呢?这么多年不停的在外漂泊,苦受尽了累受尽了,指望着老了回到自己的家里,而今自己的家里却凭空掉下来一个人冒充了自己,笼络了自己的家人,老婆孩子没有一个是相着自己的!有道是,老婆变了心世上没真金啊!”当荣大蒜推门走到自己的家里的时候,看见包米、杨葱和荣小杨正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,他真的想关上门再次走出去,永远别回头!可是,他又能去哪里呢?谁叫他这么多年都把钱花在了那些野花野草的身上了呢?而现在穷到这个地步野花野草们是连门都不让进了啊!
“爸爸,您坐吧!”荣小杨的这一句话倒是让荣大蒜高兴了一分钟,可是接下来的话,他就不想听了,他不想听,荣小杨却还在说啊,“爸爸您坐吧,我去给那个乞丐叔叔倒点水去。”
又是一宿无话。
第三天,荣大蒜要去找自己的亲妈妈为自己作证了,自己的亲妈妈啊,总该是会为自己辩解的吧。荣大蒜拿出仅有的一点点钱,去给自己的老妈妈买了一些水果。
“妈妈,我回来啦!”荣大蒜高兴的说着,双漆跪地:“十五年没有回家,咱们的家也变富裕了啊!妈妈您都住上高楼啦?”
“你是谁呀?”年迈的老婆婆瞪着两只昏暗的眼睛说:“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?你是哪里来的叫花子啊?这等狼狈啊?见着谁你都叫妈妈吗?”
“我是荣大蒜啊!妈妈,您不会说您不认识我吧?”荣大蒜的头上顿时冒出一层层的汗珠来。他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妈妈,十五年前,那个健壮的母亲哪里去了,如今这个年迈的女人是自己的妈妈吗?她腰弯了,牙齿掉光了,嘴巴塌陷了,耳朵不灵了,眼睛昏花了……岁月怎么把妈妈摧残成这个样子?荣大蒜的眼泪哗哗地流淌下来。
“荣大蒜是我的儿子,他刚刚才走啊,他穿着西装打着鲜红的领结,不是你这等模样啊!好了乞丐,我给你些钱吧,别冒充我的儿子,我有自己的儿子,他很孝顺的十几年里几乎天天都来看我的。我怎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儿子呢!你?肯定不是我儿子,我从来没有生过你这样子的儿子!”
荣大蒜起身离开自己的妈妈,他仿佛是梦游一样的回到自己的家里,他又看到了老婆孩子在那里团团围坐,热闹和谐的家里的确是多了他一个人啊!至此,他万念俱灰,决定离开家庭去投奔黄河,也就是他要投河自杀。以他这样懦弱的灵魂怎么承受得了这样子的打击,明明一切都是自己的,可是转瞬之间都是别人的了!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?但是,他是死不掉的,因为迎接他的父亲培训班的车子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,而且,培训班的老师告诉他说:“一切都是在保护你的孩子,你的老婆没有人会欺负她的因为,凡是参加我们华夏子孙保卫队的队员都是阉人,队长包米是第一个阉割自己的人!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的诚意!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一听到包米是阉人,荣大蒜笑得合不拢嘴。他说:“我要回家谢谢他才行!”
“好吧!”培训班的老师开车把他送到了自己家的楼下,他回到家里,看见包米赶紧伸手拥抱了一下说:“包公,我的家就交给你了!”回头他看了看老婆孩子说:“保重!”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“不!不!你不能走!你不能走!”杨葱神情恍惚地大声叫着,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,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说:“我不让你走,我不让你走!”
“好啦!老婆,别伤心了,他没事的,以后他还会来的,我给你保证,他一定会来的!”包米说。
“妈妈,我觉得您真是奇怪,为什么要留一个叫花子呢?是不是还嫌我们家里不够穷吗?”面对儿子的质问杨葱无言以对,是啊,能怪谁呢?她心里话:“荣大蒜啊荣大蒜,你连你自己的儿子你都笼络不住,你能怪谁呢?但是儿子如此喜欢这个包米,我又能怎么样呢?”
荣小杨高兴的说,“瞧瞧,现在多么的好,我的爸爸包米,我的妈妈杨葱,我的我自己荣小杨!我也得给自己取一个绰号,对!像爸爸一样的绰号!我叫什么呢?我叫什么呢?”荣小杨自鸣得意的在屋子里踱着步。
  “你呀,就叫着淘气包!”杨葱说。
  “对,对,就叫着包淘,对对,爸爸包米,儿子包淘,妈妈杨葱,哈哈……多么和谐的一家人啊!”看着荣小杨开心的样子杨葱和包米也“哈哈……”地笑了起来。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