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旷野飞燕的网易博客

吾今飘在求知路, 狂想苦思慢作书。 能为文坛添新色, 不怕红颜化枯骨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起点中文网作家!我的作品:《哪一个会是你》 《花神护苍生》 《村里有个老妖精》 《真假孩爸》 《狗娃》…… 用我的眼睛寻找美丽,用我的网络传送给你! 本人笔名:旷野飞燕。 我的新浪博客是《旷野飞燕》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fufangmeizi 感谢阅读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《冷宫侠女》二十九、别总为情哭一场(作者:旷野飞燕)  

2017-06-10 20:02:52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向家的三兄弟没能阻止爹爹荒唐的梦想,居然明天就是妹妹和梅任行成亲的时候了。当向丽落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师傅的时候,他的师傅是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,他说道:“老天啊,您为何待我这样薄情寡义啊!我刚刚出生您就夺走了我的亲娘,三四岁上又把我的爹爹请进天堂,如今我刚刚看上一个姑娘,为什么就立刻泡了汤!”
“你别哭了,好不好,哭只能是自我寻伤!想一想,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啊?”向丽落说:“你的眼泪洒在我的心上,妹妹从此没有了阳光!做哥哥的心情怎么能够平平常常!怎么能够平平常常?”
“见一面好比是春风雨露,短暂的时间瞬间流淌。倘若有个再次相见,我愿意把这一生都赔上!”武进升痴情只为那次相见,耿耿于怀的是满腹的惆怅。他不饮酒,人已经醉了。没有人打他,他却受了伤!血在心外头流淌!
“我说你这两个大男人别在这里假斯文了好不好?我们手里拿的是练武的铁棒,我们身上流的是武者琼浆!练武的人没有屈膝投降的胆量,因为我们有的是我们自己的力量!”向丽峰背着他们的武者语录,然后说:“我们明天去抢亲,让他们结婚结不成!怎么样?”
“这样可以吗?”武进升问。
“当然可以!我是她的大哥保护她的幸福我义不容辞,就算是爹爹在场,我们也应该反抗!”
“好!大哥听你的!”
“不,我们都听师傅的!”向丽落说:“师傅如果不娶我妹妹,我们抢过来,又能把妹妹放在哪里呢?”
“好!明天就是我成亲的大喜之日,我布置新房去!”师傅转忧为喜。
第二天,武进升穿着新郎的服装,骑着高头大马,直接去抢劫新娘!他一边走一边唱:“我没有爹娘主持婚姻的排场,我没有老天恩赐的风花雪月的爱情剧场,我只有一颗火热的心啊,我的心只为我所爱的女人而疯狂!”
“我可把丑话说到前头,到了以后过日子的时候,你可不允许嫌弃我的妹妹是别人的新娘!”向丽落说:“能走到这一步都是上天的安排!”
他们四个人要去抢向丽叶,姬够鸣一个人就把他们打得浑身是伤。魔头出手保护这场婚姻,这婚姻眼看就无法改版啦!正在四个人犯难的时候,突然,天空中飘下来寒凤翠,只见她舞动追风刀直接刀劈姬够鸣,姬够鸣一看来者不善急忙逃脱而去。
寒凤翠来到向家老爹的面前说:“不知老翁何故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呢?一定要让美丽的天鹅跟着癞蛤蟆过一辈子,这是何道理?”
“这?这事你管得着吗?向丽叶是我的女儿,我的女儿,我让她嫁谁就嫁给谁!”向家老爹不知道来人是当今的皇后,他看见寒凤翠一身道姑打扮就不由分说责备她说:“你好好去修你的道吧,别问尘世间的事情才对!”
“可惜啊,你被坏人蒙蔽还自以为是呢?你以为梅任行真的会给你金子吗?你回去看看他给你的金子吧?”说着寒凤翠拂袖而去,她肩上的小女儿笑着说:“梅任行是邪恶异族的败类,千万别相信他啊!”
“什么?邪恶异族?”向家老爹急忙回身去找那些金子,当他打开箱子的时候他傻眼了:“这哪里是金子啊,分明是一堆粪土啊!”看罢这些,向家老爹恼怒的说:“快去把梅任行找回来!”
“到哪里找去?他早跑远啦!不听儿子们的话,酿下这灾祸!”向丽落说:“怎么办啊?这乡里乡亲的都看着呢,您今天给女儿嫁给谁啊?”
“嫁给我吧,岳父大人!”武进升急忙跑过来磕头,向家老爹只好同意了,是啊,这婚事不能不办啊!后来呀,那锣鼓喧天的就把向丽叶送进了武进升的家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